簡陽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本周熱榜
查看: 10212|回復: 8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不吐不快] 紅星大家|明天周克芹逝世30周年,女兒:感謝還有這么多人記著他

[復制鏈接]

221

主題

804

帖子

3604

積分
跳轉到指定樓層
1
發表于 2020-8-4 22:20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紅星新聞
4小時前 · 《成都商報》官方賬號
提起周克芹,許多讀者第一時間都會想起他那部經典長篇小說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。因為經典,逝世多年的周克芹仍然活在讀者的心里。

轉眼,明天(2020年8月5日)便是四川首位茅盾文學獎得主、作家周克芹(1936年10月28日~1990年8月5日)逝世三十周年紀念日。

今天,周克芹的小女兒周雪蓮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說,她和母親以及哥哥姐姐們也將在5號當天一同前往簡陽,祭拜父親。同時,她也感謝這30年來仍有這么多人在紀念著他。

『回望經典』

從獲茅獎到入選“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”,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一直長銷不衰


周克芹

周克芹1936年10月28日出生于簡陽縣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,15歲時來到成都。父母沒錢供他繼續讀書,希望他學手藝掙錢,他便靠自己的努力,于1953年考上了“不交飯錢,不收學費”的成都農業技術學校。在校期間,他既學習各種農作物的栽培技藝,也開始摸索創作。1954年,他的小說處女作《老鹽工袁大爺》在成都《工商導報》上發表。

1958年,周克芹從農校回到家鄉,一邊勞動一邊繼續刻苦創作。上世紀60年代初,他正式在《四川文學》上發表了《秀云與支書》和《在井臺上》等短篇小說,用自己的筆表達他對農村現實生活的真切感受。

1978年,周克芹被調到鄉里當農業技術員,這使他得以了解更多的農村情況,從那時起,他便開始構思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。這部20多萬字的作品雖然寫作過程只用了四個多月,但其實它是與周克芹20年的農村生活一同孕育和成長的。

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以1975年冬天四川一個偏僻農村的社會生活為背景,通過老農許茂和他的女兒們的生活故事,真實地揭露了“文革”給農業生產帶來的災難性破壞和在農民精神上造成的嚴重創傷,深刻地反映了上世紀70年代風云變幻的社會面貌,并預示了結束動亂之后必將出現的光明、美好的前景。

從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到他去世前的《秋之惑》,周克芹在新時期創作的全部鄉土小說按時序連結起來,就是一部形象生動的中國農村改革前十余年的文學編年史,同時也是一部農村社會現代轉型期的農民心靈史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從1982年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榮獲首屆茅盾文學獎,到2019年該書又入選“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”,一直長銷不衰,在圖書市場表現出旺盛的生命力。據了解,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最初由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,如今多見的則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版本。


據周雪蓮透露,僅僅是人民文學出版社這一版本的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,幾乎每年都要加印,迄今已達30多萬冊。

『惠澤后人』

受父親影響,我們幾個孩子都喜歡看書,還會按父親的要求做讀書筆記

“1990年父親從查出來生病到去世,前后不過半個多月,令全家人都陷入了突如其來的悲痛中。”周克芹女兒周雪蓮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當時17歲的她還在上高中。

如今回想起小時候和父親度過的美好時光,周雪蓮最懷念的就是父親帶著他們幾個孩子,在周末時帶著水和零食,從市區一路步行去往父親的母校——成都農業技術學校附近,來回差不多一天時間,既是遠足,也是鍛煉。“他很懷念年輕時在學校里度過的那段日子,時不時想起就要回去看看”。學校舊址在獅子山一帶,如今早已不復當年面貌。

幾個孩子在父親的影響下,都養成了愛讀書的習慣。“父親的書房里有很多很多書,我們想看哪本就自己去拿。他會要求我們做讀書筆記,像我讀《紅樓夢》的時候,還要畫一個人物關系圖譜。”周雪蓮回憶說。

1991年,家人將周克芹的骨灰移葬在故鄉簡陽的半山上,與其祖父母墳墓挨在一起。墓地位于簡陽市簡城鎮升陽村,墓碑上雕刻著流沙河的題字,中間大書“小說家周克芹之墓”,兩邊一副對聯:“重大題材只好帶回天上;純真理想依然留在人間。”


周克芹墓 圖據受訪者

『感恩現狀』

80歲母親身體安康,仍住在紅星路老房子里;30年來,一直有讀者到簡陽去憑吊他

2008年,簡陽市政府以周克芹的名義命名設立了“簡陽市周克芹文藝創作獎”。2011年,周克芹墓被列為簡陽市文物保護單位。多年來,一直都有喜愛他的讀者從全國各地來到簡陽,去他的墓地憑吊。簡陽市作協的不少作家和工作人員,都曾給前來問詢的粉絲們指引過去往周克芹墓的路線。簡陽作家陳水章說:“那條小路有個拐彎的地方,從一排房子中間的缺口那里通過,所以很多從外地開車來的朋友,一不小心就會錯過。”

2019年7月,“名家看四川·再尋周克芹·走進三新簡陽”文學交流活動邀請了劉慶邦、李鳴生、王祥夫等50余名省內外著名作家到簡陽,其中一項重要內容便是追思緬懷周克芹。

周雪蓮說,這30年來,他們幾個子女每年都會去父親的墓前憑吊不止一次:春節、清明和父親忌日。她80歲的母親如今身體安康,仍住在紅星路的老房子里。“父親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,但他對我們幾個孩子從來沒有好高騖遠的要求,對我們的囑咐就是認認真真做事,踏踏實實生活。現在我們幾個都在平凡的崗位上做著自己的工作,平凡地生活。我們也很感謝仍有這么多人在紀念著他。”

紅星新聞記者 喬雪陽 編輯 李學莉
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 (18.83 KB, 下載次數: 0)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 (64.84 KB, 下載次數: 0)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 (32.02 KB, 下載次數: 0)

C997700C-2A41-49A1-B502-801103433750.jpeg

36

主題

3888

帖子

1萬

積分
推薦
發表于 2020-8-5 08:56 | 只看該作者
周克芹才是簡陽真的值得驕傲的人!
我是釘子,我怕錘子!

94

主題

3399

帖子

1萬

積分
推薦
發表于 2020-8-5 00:30 | 只看該作者
的的確確是簡陽的驕傲。值得懷念。

17

主題

225

帖子

6151

積分
3
發表于 2020-8-5 07:36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周雪蓮,我小學的同桌

31

主題

8293

帖子

2萬

積分
4
發表于 2020-8-5 08:55 | 只看該作者
點贊
123

0

主題

63

帖子

252

積分
6
發表于 2020-8-5 09:01 | 只看該作者
以后到葫蘆壩的大道就叫周克芹大道

85

主題

1220

帖子

5336

積分
7
發表于 2020-8-5 09:49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

221

主題

804

帖子

3604

積分
8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5 10:32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軍官樓主
給大家分享一下周克芹作家在(許茂和他女兒們)的開場和對景物的描寫吧。

第一章 霧茫茫



在冬季里,偏僻的葫蘆壩上的莊稼人,當黎明還沒有到來的時候,一天的日子就開始了

先是壩子上這兒那兒黑黝黝的竹林里,響起一陣吱吱嘎嘎的開門的聲音,一個一個小青年跑出門來。他們肩上掛著書包,手里提著飯袋;有的女孩子一邊走還一邊梳頭,男娃子大聲打著飽嗝。他們輕快地走著,很快就在柳溪河上小橋那兒聚齊了。站在橋板上,風格外大些,他們使勁兒跺著腳,笑罵著最后跑來的一個睡懶覺的同學,然后就嘻嘻哈哈走過小橋去。隨后,幾個挑著菜籃趕早場的社員出現在小橋上,籃子里滿滿地裝著時鮮的蔬菜:窩筍、蘿卜、卷心菜、芹菜,還有香蔥、蒜苗兒,他們是到橋那邊的連云場,甚至更遠的太平鎮的早市上去。

晨曦姍姍來遲,星星不肯離去。然而,乳白色的蒸氣已從河面上冉冉升起來。這環繞著葫蘆壩的柳溪河啊,不知哪兒來的這么多縹緲透明的白紗!霎時里就組成了一籠巨大的白帳子,把個方圓十里的葫蘆壩給嚴嚴實實地罩了起來。這,就是沱江 流域的河谷地帶有名的大霧了。

在這漫天的霧靄中,幾個提著鴛篼揀野糞的老漢出現在鋪了霜花的田埂上和草垛旁,他們的眉毛胡 子上掛滿了晶瑩的水珠。不一會兒,男女社員們,各自關好院子門,走向田野。生產隊平凡的日常的勞動就這樣開始了。各種各樣的農事活動井井有條,像一曲協調的交 響樂一樣演奏起來。這種音樂是優美的,和諧的,一點也不單調乏味。

221

主題

804

帖子

3604

積分
9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5 10:35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短篇小說(勿忘草)
第17章 勿忘草(1)
上一章 目錄 存書簽 下一章
  一
  落了一場透實雨以后,天格外青,地格外綠。山洼里,平原上,到處是濕漉漉一片。溝渠、小河,滿盈盈的。從田里漫出來的水,自由自在地形成無數條細小的溪流,淌進小河,到處都響著悅耳的淙淙流水聲。
  收工后,路過小橋,她彎腰捧起有些混濁的水來洗腳。他來了,嘩嘩地踏下溪溝,使勁往臉上、頸脖子上澆水,亮晶晶的水珠兒滾過他那油黑發亮的背脊,落進溪水中。一百來天的抗旱,把勤勞的小伙子的背脊曬脫了一層皮。現在,置身在這晚霞夕照,流水淙淙的原野上,連空氣都是濕潤柔和的。他的心里,對于前些日子那如火如荼的驕陽和干燥的烈風,真有著隔世之感。
  “這景象,你看……”小伙子揮起粗壯的手臂向田野指畫著說,“哪個相信這兒曾有過什么旱災呢!”他笑著,露出兩排雪白堅實的牙齒。
  她也笑了,直起身子來,兩手攏著后腦烏黑的長發,仰臉四望。夕陽在小溪里投下她修長的身影。從小看慣了的家鄉景色,為什么只有在這會兒才顯得這樣的不一般呢?
  “芳兒!”小伙子忍不住叫起她的名字來了。這是她的小名,只有媽媽才這樣叫的。她聽著,回頭看他一眼,心就跳起來了;她第一次從一個男青年眼里看到這種火熱的神情。她臉紅了。赤著一雙腳板忙忙地走過小橋去。
  小伙子站在小溪里,神色悵然。兩眼茫然地望著她遠去的背影,一絲輕愁悄悄地掠過心胸……望著、望著,血涌到臉上來了。芳兒站在竹林后面,回過臉來偷偷地看他。這一瞬間,小伙子像越過一個漫長的世紀,他簡直經不住這種幸福的沖擊了,不由自主地把眼合上了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網絡違法舉報|營業執照|網站法律顧問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簡陽論壇 ( 蜀ICP備19040729號-1 )

GMT+8, 2020-9-26 22:05 , Processed in 0.087486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奔驰宝马游戏破解版k 山东11运夺金开奖结果 债券基金配资 快乐8手机官网登录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查询 宁夏11选五哪个软件可以买 怎么容易赚钱 广西快3号码预测 幸运飞艇现场开奖查询 陕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福建31选7浙江风釆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内蒙古彩票快3开奖查询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河南中原22选5开奖结果 广东体育彩票网